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同心征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心征文
我为台属寻找亲人
更新时间:2015-11-20 10:31:08  来源:史淑玲
分享到:


我的父亲史梅岑,解放前是洛阳唯一一家报社,《河洛日报社》社长,县参议会议长。1948年赴台后任“台湾国立艺专”、和台湾“文化大学”教授、国大代表。

父亲离洛后,三十多年杳无音讯,家人万分想念又不敢打听。盼骨肉团圆真是望眼欲穿,历尽磨难。终于在1978年盼来了海外来信,得知父亲身体健康,生活稳定全家人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洛阳的台属们得知我家与台湾联系上后纷纷找上门来托我和父亲帮他们寻找去台湾的亲人!我也是台属,深知 骨肉分离的痛苦和思念亲人的滋味。我是政协委员为祖国统一做点工作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两岸辗转通信中有几个情节很耐人寻味,1978年我父亲第一封试探性的寻亲来信信封是这样写的,洛阳县东南乡潘寨后街史澂伦先生收。史澂伦是我的堂弟,父亲离洛时堂弟才3岁,是家中年纪最小的,估计能留条命,那时两岸的宣传和理解该有多大的差距?

另一个情节是刚刚联系上,因为信都是从美国、澳洲转来,怕影响大陆家人也不敢提及真正住址,父亲只说住在澳大利亚,其中寄来一张全家照都穿短袖,背面注:“民国XX6月全家照”,看着照片大家感觉不对,澳洲6月是冬季不该穿短袖,联想到之前邮来的台湾计算器,儿子在给台湾的回信中问道:“爷爷是不是住在计算器的产地”?多日后回信:“上次来信的分析是正确的”。简直像暗语对话,现在回想当时的情景真是可笑呀。

洛阳39中的薛松友老师找我帮他转信寻找在台湾的父亲—薛纯德先生,由于当时两岸种种原因信件只能由我先寄到美国家人那儿,再从美国把信转寄到台湾,由父亲任河南同乡会长的便利条件成功地找到薛纯德。台湾回信也得用这种方法把信转回洛阳。这样一个来回要两个月时间,有时信件也经过澳大利亚的家人周转。

还有一位洛阳老乡—陈贵珍,1948年随军医丈夫去了台湾,思乡心切毫无办法,后来在同乡会见到我父,拜托我父帮他寻找洛阳的家人,信件转到洛阳后我几经周折找到她老家,但陈贵珍的父母大哥均已谢世,有切身体会的自己最能理解思念的痛苦,就抱着再找找看的想法多方打听终于在一个月后找到她的二哥—陈二两,后来她们两岸家人多次到我家来表示感谢:“要不是善良的史老师多次周折寻找,我们哪有今天的团聚,谢谢你为我们又操心、又花钱------”。

这样的例子枚不胜举,我当时是白天上班,晚上到处帮着打听找人,套信封、写地址、贴邮票,有的台属离市区太远,我就利用星期天去找,为转信大面值的邮票的确用去不少。在当时通信很不方便的形式下十多年的时间里先后帮十多户台属找到了失散的亲人。

由于自己做了一些应该做的工作多次被评为市、省级“统一祖国积极分子”。 还被推选为民革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赴京参加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的接见、合影。

 

(老城区农校街小学退休教师)

分享到: